打印

【转载】社会调查:令人触目惊心痛彻骨髓的沉沦

【转载】社会调查:令人触目惊心痛彻骨髓的沉沦

社会调查:令人触目惊心痛彻骨髓的沉沦



杨芳洲



2011-05-20


    (1)美国输入种子的先玉355转基因玉米彻底毁灭了河北中部养殖业


  阳春四月,我们一行数人利用周末随报社记者前往河北保定地区,调查养殖(重点是养猪)业衰败之谜。民间志愿者的调查就是与高高在上的官家不同,效率贼高,我们晚归早出,仅一天半就走访了清苑、满城两县好几个村庄的十几个养殖农户,纵横几十里,除到养殖户家中座谈,参观猪圈,还在村里与村民们交谈。所至之处,所见所闻,情况大致都差不多,即从2008年始,尤其这两年,农户养猪日益困难,现已彻底衰败凋零。
  
  过去农户差不多家家养猪,少则几头,一般十几头,多则几十头、上百头,甚至几百头。现除一些大户因国家给补贴,名义上还在养(其实有些是拿了补贴就不养的),中、小型养猪户皆栏舍空空,只有个别圈里还有猪,继续坚持养猪者已凤毛麟角,呈个别现象。究其原因,无非成本大涨,4元/斤的毛猪入不敷出。成本上升一方面由于饲料价格涨幅较大,另一方面是猪的病死率及母猪不育率均大大上升,有十几年、几十年经验的养猪能手们也彻底困惑了,祖祖辈辈从未见过能吃能睡的猪,其生命力、免疫力竟如此脆弱,动不动就得病。而且什么病都得,过去猪得病能治好,现在怎么也治不好,病则死,兽医也无可奈何。


    母猪怀小猪普遍都很困难,产子率低,还净是死胎,(反映出母猪的病态,)小猪成活率也极低,即使母猪怀上小猪将其生下,最后也难免不死。母猪难怀难产及小猪爱死,使小猪仔奇贵,竟高达20元/斤,买一只20多斤的小猪要四、五百元。


    母猪、小猪、肥猪大大上升的死亡率不仅是普遍现象,而且找不出原因,一再发生,呈必然趋势。饲料价格大涨已是无利赔本,猪爱病爱死,则使养猪农民赔光多年积蓄,彻底破产。他们彻底绝望了,曾使农民发家致富的养猪业,如今已是吞噬财富的黑洞。
  
  村民们对养猪业惨遭灭顶之灾议论纷纷,探询种种可能的原因,但都莫衷一是。很多农民因养猪伤透了心,反正不再养,也就不想深究。但也有农民注意到养猪业的灾难显然与当地大量种植生产先玉335玉米的时间非常吻合,有些农户诉说他们家正是种了单粒播种的红轴玉米喂猪后,才发生猪群全军覆没惨剧。


    也有些农户是买了先玉335玉米喂猪,也有些养殖户买过很多种玉米,其中包括先玉335。有些农户只知买玉米,并不管什么品种;而卖玉米的也通常将各种玉米混在一起卖,因其收购玉米也是混在一起收,其中显然包括种植广泛的先玉335等红轴玉米。而正是这个先玉335前不久刚被环保部检测出是转基因。


    去年新华社国际先驱导报曾披露先玉335是转基因(父本转基因),以及山西、吉林先玉335种植区大面积的生态灾难,“大老鼠消失、母猪爱生死胎、狗肚子里都是水,此外,羊也出现异常情况。全国闻名的生猪集散地,很多村子的养猪业已经变得萧条。而这些出现异常的动物,几乎都吃过同一种玉米——先玉335。”[注1]        而我们眼下所见清苑、满城情况,与去年国际先驱导报报道的山西、吉林先玉335种植区的情况是一致的。与我们交谈过的每个农民都说,这两年大老鼠没有了,只有非常小的小老鼠。只是羊的情况略好于山西,因为这里的羊吃玉米较少,主要是吃树叶、草、花生秧子、麸皮等。这里的养鸡业也受到一定打击,但损失不如养猪业惨重。
  
  实际上,这几年我国北方因先玉335迅猛扩展(其种植面积已居全国第二),再加与之杂交的登海等其它大量转基因品种,农民喂猪的饲料构成中已不可能排除转基因成分。但农业部和美国先锋公司却不承认先玉335是转基因(农业部曾出面为先锋公司辟谣),致使先玉335的种植和销售不仅未能减少,反而继续扩大。农民的猪饲料构成中,玉米是最主要的部分,饲料公司卖的猪饲料中,玉米占60—70%,除买饲料公司的饲料外,养殖户还直接用玉米面喂猪(尤其喂母猪),此外还有豆粕(原料全是进口的转基因大豆)、麸皮,也是猪饲料的组成部分,但非转基因的麸皮所占比重不大。


    我们询问了其产品覆盖北方广大地区的普瑞纳饲料公司(美国独资),位于廊坊的该公司总部人员说他们使用的玉米原料全部产自河北北部,绝无美国进口(转基因)玉米。但因农业部否认先玉335为转基因品种,先玉及与之杂交的**转基因玉米在华北广泛种植,普瑞纳公司收购玉米也不区分品种而只区分营养成分,因此,即使普瑞纳有意避开美国转基因玉米,也难以避免在其原料中含一定比例的先玉335等转基因玉米。只要猪饲料中大量使用玉米,不管是饲料公司的饲料,还是农民自己用的玉米,都难以避开转基因瘟神,何况还有美国进口转基因大豆加工的豆粕。
  
  面对养殖业灭顶之灾,当地官员在干什么呢?此前曾采访过一些养殖户的报社记者将此灾情通报过该县畜牧局,但这些公仆找到养猪农民只调查了几分钟,询问某农民有无猪传染疫情集中爆发,当一听到否定的答复,公仆们抽身便走,不再听农民继续说下去。其实,该农民不过是认为当地普遍性的猪病致死问题不属于集中爆发的传染疫情,而是各自分散发生的慢性杂症。但想说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就因官员离去而不再有机会诉说。后来,该县畜牧局在答复上司询问时竟说:生猪只是有痢疾、腹泻等症状,为2008年以来最好形势。
  
   天哪!猪都快死绝了,居然是“2008年以来最好形势”!


    (2)进口洋**毁灭中国国土与生存环境


    养殖业的衰败已令人痛心不已,然而最令人触目惊心的还不是养猪业的灾难,而是大量进口洋**加工土塑料造成的严重污染。
  
  我们走访调查(养猪业)所至之处,看见到处堆积如山的大包废塑料薄膜**,肮脏还带有血污,有村民告诉我们,这是从天津港口进口的洋**,来自日本、韩国、美国、俄罗斯等,每件两吨,这些洋**中有时还掺有死猫死狗,甚至还有尸体。
  
  这里有许多农户(至少两个乡)用这些洋**加工成塑料颗粒,掺在好塑料里以次充好,那些不好加工的废弃物就统统烧掉,加工过程的废气也直接排入空气。难怪我们一路上随处可见**在燃烧,弥漫散发着充满化学气味的烟雾;许多农户家也在冒烟,好似炊烟袅袅,但随风飘过来的却是阵阵难闻的怪味。原本以为乡下会比城里空气好,没想到空气质量竟如此恶劣;不仅空气严重污染,水污染更严重,村民们都说那些小塑料厂生产一边抽取地下水,一边向地下灌注污水。还有大量污水排在河沟渠塘中。现地下水已污染到100多米深,饮用水井打到地下200米深。保定地区所在的冀中平原,是我国主要小麦产区之一,然而这些运往全国各地的麦子,竟也是受污染的水浇灌的。
  
  本来我国农村自生**已到处堆积难以处理,废塑料袋等生活**随处可见,池塘里大都是生活污水,臭气熏天。农村生活**的产生本是没有办法的事,其处理已是很大难题。现大量进口洋**,因其形成相当产业规模,其数量比本地自生**多至少10倍,其分解、加工、燃烧过程中产生的有毒烟雾、废气、污水,更是超过静止状态的本地生活**数十倍乃至数百倍以上。而这超过本地**数十、乃至数百倍以上的严重污染本来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以洋**为原料的小塑料厂在保定农村地区已有十年,政府屡禁不止,每逢新官上任都信誓旦旦,要根除此毒瘤,但过不了多久就都不了了之。每次环保部门来检查都会有人提前通知小塑料厂暂停生产,所以每次都安全通过上级检查。洋**进口是违法的,海关早有明文规定,禁止一切**进口。但保定农村大规模进口洋**搞小塑料已达10年之久,显然这潭浑水深不可测,是上下勾结、内外勾结的产物。
  
  这些污染地区村民得癌症比例明显高于无污染地区。人们对此危害并非不知,不断有人死于癌症。因这无本或低本行业颇能挣钱(一台小塑料机子一年可挣10万),种粮不挣钱,养殖业等正当致富行业又败落了,人们无谋生之路,所以靠牺牲环境和子孙后代为代价的小塑料屡禁不止,还不断扩大。可见《扑蛇者说》、《苛政猛于虎》绝非虚言,苛政猛于癌症!苛政猛于断子绝孙的污染!
  
  一面是国计民生重要的养殖业衰微破败,一面是违法的毒害行业泛滥兴起,对比实在是太震撼了!我们所走访的好几家曾经的养猪大户,现已痛定思痛摈弃养殖业而选择了加工洋**的小塑料营生。其中有一户最为典型,院子里是堆积如山(印着外国字)的洋**,旁边就是他家像工厂大车间一样高大雄伟的室内猪舍,里边有许多猪栏及(育崽)铁床、铁笼,展示着该养猪大户曾有的辉煌和气魄;但现在却没有一只猪(几百只都死绝了),空荡荡的,凄惨悲凉。正当致富行业的败落与违法进口**污染业的兴起,竟是如此强烈鲜明的对比。
  
  其实,这又何尝不是我国买办化殖民地发展现状的真实写照!我们所有的健康行业有几个不是处于衰败破产中?我们日见增多的污染有害行业(包括转基因产业)又有哪些不处于兴旺发达中?正当致富行业的衰败及大量进口洋**制造污染又何止保定地区。


    (3)卖国买办经济利益集团断送改革开放前途和毁灭国家未来


    我在以前的文章中说过,为美国等外国利益服务的经济政策及其造成的巨额财富流失,彻底封杀了我国的社会利润空间。(最初这是由紧缩货币和高税率的经济政策造成的,此后大规模侵吞社会财富形成的非法收入造成贫富悬殊,及更严重的财富外流等等又消灭了大量社会需求,并全面大增了经营成本,从而使我国缺乏社会利润空间的状况固定下来。)大部分企业因此倒闭,原有的经济关系已无法维系再生产,只有拼命压缩成本一条出路。
  
  工人工资被压缩到只有最能吃苦的新工人阶级(农民工)才能勉强维生的程度,有些地方甚至倒退到以暴力维系强迫劳动的奴隶制。


   假冒伪劣、野蛮运输、破坏环境等靠损害社会利益挣钱的行为成为普遍现象,这不仅有道德方面的牟利动机,更有强迫性的生存动机。


   如:大学生失业问题,其实质也是因许多行业难以盈利而鲜有敢开公司创业者,已有公司也不断停业倒闭。企业萎靡自然对白领需求不旺。
  
   野蛮运输为何成普遍现象?是因其若不超载数倍以降低成本就不能盈利维持。


    我国内消费产品百分之九十几都是假冒伪劣,也因只有压低成本求生才是硬道理。


    如:食品安全问题,几乎所有食品安全问题都与此恶劣的经营环境背景有关。比较典型的是三聚氰胺问题,其实质是奶牛养殖业全行业破产,奶农大量亏本逃离,继续经营者为生存普遍掺水,为检测蛋白质合格而掺三聚氰胺。并且屡禁不止。


    如:转基因问题,因我巨额财富源源不断加速流向美国等西方国家,恶性通胀早已命中注定,房地产价格暴涨带动蔬菜、西瓜等价格成倍上涨才只是开始,粮食等基础食品的涨价趋势也早已快压不住了,(越压越短缺,)由此引起全面恶性通胀只是迟早之事。


    而劣质廉价的转基因大豆、玉米、小麦的大量进口却正逢其时,仅去年我国就进口转基因大豆5000多万吨,进口转基因玉米1000多万吨。今年又在大量进口转基因大豆和玉米。据加拿大《环球邮报》今年2月报道:“中国上一次进口大量转基因小麦还是2004年,购入了大约700万吨(大部分来自加拿大)。”[注2] 从该报语气看,除了上次,似乎还有这一次要大量进口转基因小麦(今年小麦歉收)。进口廉价的转基因粮食一方面可以其抑制通胀,另一方面也给了天然粮食及基础食品涨价的台阶和理由。而国内天然粮食涨价后,就又为转基因食品的产业化开创了市场空间(否则这些劣质有害食品因与天然食品价差太小而卖不出去)。(强迫人民吃转基因**食品将为国际资本压榨更多的财富,而财富的更多流失也必须由转基因**食品助其“顺理成章”完成必然导致的恶性通胀。)
  
  在美元不断贬值以及人民币持续升值所转嫁的全球性通胀,造成国际市场粮价不断上涨的情况下,能指望因巨额财富外流、及浪费、挥霍而捉襟见肘的中央财政去进口其价格远高于国内粮价的外国天然粮食,以填补国内供应缺口吗?(我们的中粮等公司不仅大量进口转基因粮食,而且还大量出口天然粮食。出口的天然粮食越多,需要填补粮食缺口而进口的转基因粮食也就越多,而中粮等赚取的进出口差价也就越大。中粮等为自己的利润出卖了民族的健康。)不彻底走出这条买办化殖民地发展道路,止住巨额财富外流,也就难以最终杜绝转基因食品!
  
  因我三万亿美元巨额外汇储备主要投资于美国债券,而没有及时进口价格看涨的战略资源,以低成本建立必要的国家储备,我们不得不承受美元贬值所转嫁的全球性通货膨胀,粮食、燃料成本因此大幅上涨。(此过程数年前就已开始。)


    又由于我整个对外开放的**形成巨额财富利权外流滔滔不绝(包括投资美国债券的惨重损失),因而产生更严重的通胀因素(货币失去所对应的使用价值财富即成废纸),就是高额税收也难以将其全部对冲回笼,则国家财政就只能补贴最基本的粮食生产,以维持粮价稳定。而对其它农产品和基础原材料生产则再无力补贴。由此而导致基础产品生产成本大涨及严重亏损,其前景要么这些产品价格大涨,形成严重通货膨胀;要么在价格受限而国家又不补贴的情况下,则这些行业彻底破产。普遍的假冒伪劣则是行业垂死挣扎的破产前兆。
 
    (4)无量数的资本外流以及民脂民膏和国民财富在滚滚外流


    看看我们的财富外流:贪腐非法收入形成的资本外逃至少在万亿美元以上(如果算上大批富翁举家移民海外带走的财富,则远不止万亿美元);外资廉价控股我民族产业造成的财富外流也是巨大的数目,其中仅廉价参股我银行金融系统一年就赚走我1.7万亿元(见张宏良《中华民族旷古未有的财富浩劫》);再有各地各部门招投标歧视国货,进口大量并不先进的昂贵外国设备(如铁道部、核工业部)等,财富外流也是天文数字。


     我许多海外上市公司将国内垄断暴利给其海外股东分红超过其国外融资额数倍乃至数十倍,又至少造成成千亿美元财富外流;加之我三万亿美元投资美国等西方国家债券造成的巨额亏损及资金严重短缺(其中2000亿美元次级债已所剩无几,5000亿美元两房债券也因无买家接盘而难脱险境,而二、三万亿美元借给美国等西方国家白使,算上每年美元等外币贬值及我央行对冲外汇占款(而举债)的利息损失,相当于我失去了200多年——300年国债建设资金)。


    我们的股市每每总是让外资坐底而获暴利,哪次不流失成千上万亿财富,暴炒我国房地产而获利最大的则是麦当劳等外资;所有这些财富利权外流至少已达平均每年数千亿甚至上万亿美元规模。(如此还能撑几时?)而且又要允许外资公开发行A股、债券、金融债券,财富利权外流必成倍增长;所有这些巨额财富流失的累积无疑正使我面临恶性通胀经济崩溃的严重局面。


 (我们全球最高的储蓄率因产业利润空间被封杀而无投资机会,只能或流向境外支持美元,或跑到楼市、股市、期市、商市兴风作浪,加剧金融和经济波动,方便国际金融资本剪羊毛。我本应转化为投资去创造财富的大量储蓄反而加大了财富外流。)
  
    (5)无政府放任自流的市场经济导致资源错置结构严重失衡


    除财富外流,大量的资源错误配置导致浪费严重及**挥霍,低效率加剧通胀因素导致社会经营成本大增。需求抑制,又进一步封杀了我国的经济增长空间。我们作为一个并不富裕的国度竟有6000万套空置住房。


      我们的财政开支中行政管理经费比例高居世界第一,接近20%,高出美国近一倍,高出其它发达国家好几倍[注3],我们有着一个世界上最昂贵的政府。公仆们挥金如土,钱从何来?从税收中来吗?不错,我们有着极高的企业税率,税收增长的速度也大大快于经济增长。但我们杀鸡取蛋似的财政税收却主要用于对冲外汇占款(银行买进外汇放出的人民币)的通胀因素。(央行为对冲外汇占款放出的央票和发行的国债,统统都是借债,都要还本付息,因此,每年靠发新债还旧债不可能真正变出财富对冲外汇占款的通胀因素,这些巨额通胀因素只能靠税收来真正对冲掉。可以说,我们的税收都填了这个财富黑洞了。外汇占款之所以会产生通胀因素,是因我们的外汇主要没有用来进口金银、石油、天然气、有色金属等有用保值物资,而是给美国人白使(美债的利息收入赶不上美元贬值的速度)。


     靠税收填上这个财富流失的窟窿,等于将我们杀鸡取蛋的税收交给美国人白用。
  
  因此,各级政府巨额的行政管理费开支,只能从政府卖地、卖国企(包括银行)、卖资源、卖公用事业、以及各种各样的执法钓鱼及寻租中来。在当前**发展势不可挡的形势下,公仆们视这些“自己”划拉来的国家人民财富为自己“可支配的收入”,而非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此外,我国的商品流通成本也高得惊人,很多产品零售价高于出厂价数倍。同样的中国产品,在国内卖价可比美国高数倍。(销往美国的产品出口后只有外运费,到美国后再无其它费用,而且产品一出口甚至一出厂就能回笼货款。而国内处处地方保护,公路到处是收费关卡。因**导致法纪废弛,流通秩序极为混乱,零售业(包括外资零售巨头)经常无故拖欠货款,商业银行和保险业也未能为国内商品流通提供可靠的金融和保险支持。以上这些均大大增加了国内商品流通费用和风险。很多厂商宁愿低价出口以获得虽仅微利但可靠的销售收入,以维持持续再生产,却不愿冒货款拖欠甚至赖账的风险为国内供货,要供货就提高价格,以丰补欠。)
  
  我国企业财务费用之高也是世界一流,银行业存贷利差至少三、四个百分点,而日本仅一个多点,企业财务费用普遍过大直接挤占了利润空间。其它公用事业也因其**低效而普遍增加了社会成本。
  
  总之,除财富外流外,政府卖地搞房地产造成的浪费和资源错配,卖国企(包括银行金融业)、卖资源、卖公用事业、及各种执法寻租等等造成的经济损失,以及法纪废弛造成**低效而增加的所有社会成本(包括过高的商品流通成本和财务费用)等等,最终羊毛都要出在羊身上,摊到社会经营成本中,既大增成本也抑制需求,从而进一步严重挤压封杀我社会利润空间。
  
  财富外流规模如此之大,资源错配、浪费如此之多,通胀因素如此之巨,**低效造成各种社会成本如此之高;侵吞社会财富如此肆无忌惮导致贫富如此悬殊,从而抑制需求如此之甚;所有这一切造成社会利润空间被封杀如此严重,还有何健康行业能兴旺发达?还有何正当致富门路可选择?


    (6)1949年后的三十年工业化成果丧失,1979后三十年的改革成果也在丧失 


   我国经过1949年胜利的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打倒了帝国主义和官僚买办势力,打倒了封建地主阶级,我们的产品成本中再没有了财富外流和封建地租,也没有了法纪废弛、权力寻租、及地方重重关卡、债务拖欠造成的各种不必要的**成本。新中国因光荣的民主革命而形成当今世界最便宜的经济成本系统,也因此具有最强的经济竞争力。


   而现在呢?我们的产品成本中不仅有最严重的财富利权外流,而且有政府卖地形成的高额级差地租和绝对地租,各种**成本更是史无前例。这些不必要的殖民地和封建剥削、及各种**成本的复辟占了我们商品成本的大头。仅此就足以表明中国人民已彻底丧失了民主革命的一切成果。
  
   我们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财富外流、及大规模浪费、挥霍,使我们的国民经济处在濒临崩溃的边缘(留给中国人民的财富),面临无法继续维持中国人民消费健康标准的天然食品和其它正常质量标准的商品的恶况。食品成本必须不断被压低以维持再生产,质量只能被牺牲而不断降低标准,假冒伪劣、转基因、破坏生态环境的各种有害产业也因此而不断发展扩大,日益膨胀。
  
     当一个社会的利润空间被彻底封杀而只能靠不断压缩成本才能维持时,其民族生存发展权实际上已被剥夺,而只能走上牺牲质量标准、生态环境和人民生命健康的不归之路。在此恶劣宏观环境中,只有成本极低的行业得以成长壮大,于是就有了正常成本的健康行业的没落与无本低本的有害污染行业及各种假冒伪劣的兴起。符合健康标准的牛奶要让位于三聚氰胺奶、皮革奶,天然粮食要让位于转基因粮食,生态农业、绿色农业要让位于污染农业、转基因农业,(而在保定农村,)养殖业要让位于进口洋**加工污染业,……曾几何时,我们美丽的祖国现正在变成人间地狱!
  
    崛起乎?沉沦乎?滑向地狱之途焉称崛起?这条毫无希望的全面私有化、自由市场化的死路,再走下去,即使我国还有非转基因的生态农业和农产品,那也是专供出口为外国人服务的东西,中国人则只能吃转基因等有毒有害食品。即使我国还存在高质量标准的健康行业,那也是专供外国人享受的出口产品,中国人则只能享用假冒伪劣。即使我国储蓄率再高,也永远只是为外国人增加财富,却加快我们自己财富流失的抽血机吸血管。
  
   即使我国劳动力资源再丰富,也只能,或为外国人产生高质量的使用价值;或作为全球最庞大的劳动后备军去压低工资成本,为国际资本创造高利润率;或为自己的国民生产劣质产品。
即使中国地再大,物再博,丰富的资源也都要贱卖给外国,而留给自己满目疮痍,只能是全球最大,并且将越来越大的**和污染中心。
  
  数年之后,神州将再无可居可耕之地、可生可用之财、可食可养禽畜、可餐可种五谷。乃至再无生生不息之人民、繁衍不绝之种族!!这痛彻骨髓万劫难复的沉沦,难道应该是我们中华民族未来的宿命吗?
  
    继续坚持这条买办化殖民地化的私有化自由市场化道路,就是坚持沿着通向地狱的沉沦之路死不回头。该如何走出这条死路?我们1949年曾彻底战胜过它,那是通过伟大的人民革命。当今中国一切症结其实都不是什么技术问题,而是政治路线和方向道路的问题。


    继续走买办化殖民地发展道路当然要与之相适应的政治制度配套,需要思想文化等上层建筑的西方化、奴化、殖民化为之鼓吹张目!尤其政治结构,这个豪富与权贵专政制度结构的奥秘就在于能确保**。


    只要保持**,就永远无法清除买办卖国利益集团的控制,就无法摆脱殖民地化道路。美国为首的外国列强就可永远勾结买办利益集团剥削压榨中国人民。


    无集权则不能肃政,无人民民主则难以制贪。为此必须形成权贵寡头分享权力,互相掣肘政出多门的状态,以确保贪官污吏都能找到保护伞(托庇于权贵),而权贵寡头则必纳奸腐为其羽翼(以敛财欺民并助其内斗)。如此必形成权贵寡头挟洋自重竟相媚外,以获强国支持而助其内斗之局面;外国势力也才有机会平衡维系各方势力,以从中渔利。


    这种局面应该永远存在下去吗?


  
————————————————————————


  
  注1:《国际先驱导报》2010-09-21《谁动了它们的基因?》
  
  注2:加拿大《环球邮报》《中国干旱具有全球影响力》
  
  文章来源:中国网china.com.cn 2011年2月18日 责任编辑: 未克
  
  注3:见何翔舟 万斌《中国公共财政支出的有效性评价:1978年以来行政管理成本支出的实证分析》2008年11月17日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网站。



    源自

TOP